【心防】

  这是一间房间,一个年轻男子的房间。

  整齐贴在衣橱和门上的帘子是房间内的唯一摆饰,柜子下塞着颗有些瘪的蓝
球,书桌上摆着台明显经过细心保养擦拭的笔记型电脑,以及一堆零散的文具,
尽管在一些角落仍有几丝灰尘,但就男性而言……已经算是相当乾净的了。

  绯雷呈大字状的躺在床上,呼吸有些粗重,英俊的脸上有着一般高中生所没
有的成熟,稜角分明的长相和英气逼人的五官看上去相当有魅力。

  ……如果不看他现在正在做的事的话。

  短裤脱到了膝盖,有些发红的手则在握在双腿间的……总之,绯雷正在进行
着几乎所有男人都做过的──(消音)。

  紧抿着嘴,绯雷双眼直盯着摊在一旁的本册子,那本册子这时正翻在一面春
光无限的玉照上,美丽的脸蛋正拍成特写,嫣红性感的小嘴对着镜头微微张开,
最勾人欲火的却是她的穿着──尽管是号称三点不露,除了头发外连根毛都看不
到,但经过特殊的拍摄手法和薄纱轻罩,却是透出了一股比全裸还要有想像空间
的性感气息。

  那是一名最近正在转型的女明星拍的写真集,长相正是绯雷喜欢的那型,所
以才会在今天特别买了回来……亵渎。

  「手上」加快了动作,然而就在他即将释放时,房门却突然被打了开!

  「小雷你要洗澡了吗……啊!」闯进门的少女一脸惊讶的看着床上动作僵住
的绯雷,两只手虚掩在张大的小嘴前──

  「姊!」绯雷有些生气的出声道:「不是跟你说过进我房间前要先说一声的
吗?」

  「我有说啊!」绯雅相当理直气壮的回道,连摀在小嘴前的双手都改叉到了
腰上,毫不忌讳的坐到绯雷身旁床上:「谁知道你会在这种时候自慰!上次问你
有没有经验居然还骗我说没有!现在被我抓包了吧!」

  眼看绯雅不但没有丝毫不好意思,一双大眼还直勾勾的盯着他下体看,绯雷
一下子给气的说不出话来,再看她那像是恶作剧得逞微微勾起的唇角,突然恶向
胆边生,手上飞快的动作了几下后,一把转向了绯雅的脸射了精!

  「呀──!」正在闹着自个弟弟的绯雅没想到会突然一片白色液体朝脸上飞
来,只来得及惊叫一声,精致的脸蛋上已是被那堆「不明液体」沾了上,顿时一
阵腥味钻入鼻中。

  「你、你脏死了!居然把那么噁心的东西射在我脸上!你……」小手在脸上
胡乱擦试却反而越弄越糟,绯雅一气之下抬起脸正想开骂,却愕然望见绯雷正直
勾勾的盯着她的脸看,那目光……不知为什么让她感到了无比的陌生,和恐惧。

  「我、我不理你了!我要去洗澡了!」有些不知所措的跑出了绯雷的房间,
绯雅一边清理着脸蛋上的精液,一边努力的想把那种异样的恐惧感从脑中除去。

  静静的躺坐在床上,那本写真集早不知道掉到哪里去,绯雷安静的坐着,脑
中却满是方才,绯雅脸上沾染的自己精液的画面。

  「好奇怪……」原本只是想以牙还牙的恶作剧一下,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当
把精液射在绯雅脸上时,心底却突然出现了一种犯罪感和……满足感,甚至还有
一种连他也说不清的冲动,驱使着他对姊姊做出一些事情……

  「……真的好怪。」甩了甩脑袋,绯雷不再去管脑中的纷杂思绪,抓起一旁
的换洗衣服便走出了房间。

  舒服的清洗着身体,神经有些大条的绯雅已是完全把刚刚的事抛到了脑后,
朝身上涂着沐浴乳。

  「嗯?」注意到帘子外的黑影,绯雅伸手拉开了帘子,对着刚刚进浴室脱下
上衣绯雷叫道:「小雷你怎么现在才进来?水都快凉了!」

  或许是因为水气蒸腾,浑身赤裸的她没有注意到,绯雷那有些怪异的面容和
变得粗重的喘息……

  「咑!嘟噜噜……」轻哼着不成调的曲子,绯雅刚把身子冲洗乾净正要伸手
去拿自己的毛巾,身体却突然被两只粗臂从后搂了住!

  「喂!小雷──我洗好澡了耶!」绯雅气急的骂声,一把扯开了环住自己腰
身的双手转面向了后方──这一望她却是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  又是那令她感到既陌生又恐惧的目光,不同於以往在瞇着眼扫视一番后,边
喊着;「洗衣板」边大笑着逃跑的目光,她可以感觉的到那彷彿要将她看透般的
炙热视线正在自己的每一吋肌肤上扫过,贪婪且迷恋的侵犯着她……

  「小雷……」不知为什么,说出的声音微微颤抖着,隐约还带着一丝讨饶的
意味──她并没有怕他什么啊?从小到大都是她在欺负这个弟弟,享受着他对她
的纵容和无奈的作弄,为什么现在……?

  「唔──!」唇被按了住,那是绯雷的手指,不仅如此,他整个人都压了上
来,她下意识害怕的退后,他却毫不迟疑的继续逼近。

  直到绯雅被逼在了磁砖壁的浴室角落。

  「小雷……你……」雪白裸腻的娇躯轻轻地颤抖着,为什么自己以前都没注
意道呢?她的身体比知那些写真集上的什么明星都要白、要美上许多,精致的五
官,小巧细美的脸蛋……她的灵魂……

  按在绯雅唇瓣上的手指缓缓下移,抚过了下巴、细颈、仍沾着几丝水滴的性
感锁骨,脑中仍不时闪过方才在房间,她娇俏的脸蛋被自己的精液所玷染的那一
霎那……

  「好美……」近乎无意识的轻声呢喃着,绯雷双手分别攫住了绯雅胸前的一
颗乳房,温柔却又粗暴的在掌心中捏揉。

  「啊……呀!小、小雷?不要……啊……」敏感处被最熟悉的人恣意玩弄,
绯雅原本雪白晶莹的身子顿时染成了淡淡粉红,小嘴微张轻啼着泣声抗拒,身体
上阵阵陌生的感受让她脑中滚成了一片糨糊。

  「姊姊……雅儿……」粗喘着吐声,绯雷突的一下低首吻住了绯雅粉润的唇
瓣,双手五指同时深深陷入雪腻的乳肉中,眼看绯雅惊慌的睁大了眼望着自己,
绯雷双腿插入了绯雅雪白的大腿间,让她整个身子卡在墙壁和他之间,就像坐在
了他身上,跟着就在绯雅那越睁越大,满是不可思议的注视下,他将下身那早已
怒胀到几乎要爆炸的凶物抵在了那神祕的幽径之前,猛的一挺腰……

  ……

  「然后呢!?」雨瑶的掌心几乎要被自己的指甲刺穿,她真不敢相信自己居
然能听到现在,这……这真是太荒谬!太恐怖了!

  「然后……然后……」绯雅穿着睡衣半坐在床上,不住的啜泣着,在雨瑶连
声摧促下,她才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深吸了一口气:「然后、然后我居然打了他
一巴掌!天……我怎么会做出这么恐怖的事!我居然打了小雷……」

  「你给我闭嘴!」听到雨瑶突然的发飙,绯雅顿时像是被吓着的小绵羊似的
缩到的床边,睁着一双大眼害怕的望着她。

  「你……小雅你现在给我说清楚……」一把将绯雅扯了过来,雨瑶忍着额上
爆出的青筋强迫自己温柔的轻声问道:「简单的说……你所谓的大问题,就是在
昨天差点被小雷强暴后,你甩了他一巴掌?」

  眼看着绯雅害怕的点了点头,雨瑶再度开始了深呼吸,眼看雨瑶如此夸张的
反应,绯雅小声的说:「怎么了?小雨……问题、问题很严重吗?」

  「当然很严重!不对!不、问题根本就不在那里!」被突然爆起的恐怖声压
吓的再次缩到床边的绯雅害怕的浑身颤抖,望见雨瑶恶狠狠瞪向她目光更是吓的
闭起了双眼。

  「你差点被强暴耶!这种事情、这么严重的事情!最少也要报警把那个混蛋
抓起来关上一百年!再花钱买通狱卒把他阉了送到关着性变态的牢笼里!让他天
天接受『爱』的教育……」

  「不可以──!」雨瑶正骂的痛快突然却被一股力量撞下了床,还来不及心
疼自己的小屁股,伏在床上的绯雅已是一反方才的小绵羊形象,居高临下的对着
她尖叫道:「你要是敢这样欺负小雷,我、我就报警说你强暴我!」

  坐在房间地板上按着太阳穴的雨瑶开始深深感觉到,这件事已不是一句「问
题大了」可以形容的了……

  ……

  绯雷和绯雅是一对双胞胎……却不是同卵双生的那种,而是她们的母亲在一
个时间排出了二颗卵子,也因此,两人除了眉目间依稀看的出一点相似处,其他
地方包括性格方面可以说是全无相似之处。

  虽然绯雅总是极力捍卫她姊姊的身分,但从雨瑶来看,她除了抢早了几分钟
从她母亲肚子里爬出来外,可以说没有一点像是姊姊的地方……

  她,雨瑶,和绯雅是从小学就认识了的死党,一直延续到现在大学十多年的
「孽缘」,她和绯雅有很多的相似之处,父母双亡,衣食无缺……唯一的不同之
处就是绯雅有个弟弟。

  老实说……她很羨慕绯雅,尤其是在小学的时候有一回绯雅在走廊上被同班
男孩子扯辫子欺负,结果那时候正在月考的绯雷一听到风声,居然把笔一扔直接
冲到了她们那里,将那个整整大他三岁的死小孩按在地上打到叫妈……

  身为绯雅的死党,雨瑶也常常到绯雅家住,那时对他们姊弟俩之间也只是羨
慕他们的感情居然这么好……直到爆出现在这个「大问题」!

  「你是说、你和小雷一直到现在都还一起洗澡!?」摊在绯雅身旁,雨瑶有
气无力的重覆道,不是她不想尖叫,实在是她已经叫的哑了……

  「嗯嗯……我前天还帮他刷背呢!没想到昨天却发生了那种事……呜……呜
呜……」眼看绯雅又要哭了起来,雨瑶却是已经没力气凶她了:「我说小雅……
你都不会觉得怪吗?」

  「嗯?」绯雅蓄着泪满是不解的望着她……说真的,在「考察」过她们姊弟
俩的生活后,她居然开始佩服起了小雷,光看现在绯雅惹人怜惜的模样,连她自
己都想把绯雅推倒了……

  「我是说,你已经是个大学生了,小雷也已经高三……你们也该有点性别上
的注意吧!?」

  「可是……可是小雷又不是外人,他是我弟弟啊!再说他又不会伤害我!」
绯雅在雨瑶喷火的目光下越说越小声,头也低的不能再低。

  「我说。」无奈的叹了口气,雨瑶甩了甩她染成绯红色的发梢说:「他昨天
不就差点伤害你了吗?要不是你及时反抗,搞不好就被他得逞了!」

  「唔……其实也不能说是他强暴我。」绯雅双手托住了不知为何染上了两抹
晕红的脸蛋,埋进了枕头里:「其实小雷要的话给他也可以的……反正又不会少
块肉……」

  「你、这个……」房间内某人的影子急速放大。

  片刻后,淒惨的求饶声和抓狂的尖叫声充斥了整个房间。

  ……

  隔天是假日,绯雅的大学课程外出实习,绯雷一个人待在自己的房间看书,
空荡荡的屋子里只有音响和有一搭没一搭的蝉噪声……

  「啪!」从老旧音响传出音乐嘎然而止,绯雷却是给吓的整个人跳了一下,
全身紧绷的望向房门──随即以相同的速度放松倒回地板上:「小雨姊……你差
点把我吓出心脏病来了。」

  对於雨瑶他并不陌生……应该说是相当的熟悉,在雨瑶身上有一种与姊姊绯
雅相似却又相异的气质,两人可说是他最亲近的人。

  「小雷……我有话要跟你说。」相当习惯的坐在木板床上,雨瑶从小学时就
常常往他们家跑,绯雅和小雷也没少去她家过夜,彼此都可以说是对方的半个家
人……没有家人会对自己家不熟悉的。

  「你还记得前天的事吧?」看着绯雷不安的低下头,雨瑶满意的笑了下,尽
管两性间的事并不是她的主修,但再怎么说自己都是读心理系的,对当事人又这
么熟悉……没理由摆不平这件事!

  「你姊姊她……吓坏了,昨天到我那去哭了一整个晚上……」手轻轻揪住耳
边淡红色的发梢搓动把玩,雨瑶刚想继续说却被打了断。

  「你说谎。」绯雷不知何时已是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她的脸,说:「小雨姊
你每次只要一说谎就会下意识的抓耳边的头发……我上次过年才用这点赢了你七
局牌的,还有上次姊姊生日……」

  「要你管要你管要你管……!」尖叫着打断了绯雷的「指控」,雨瑶气呼呼
的用力拍了绯雷的脑袋一下高声道:「你不要转移焦点!今天要说的是你前天差
点强暴了小雅的事情!她是你的姊姊耶!你怎么可以做出这种事情!?要不是你
姊姊替你求情,我早就报警了!」

  「……」

  眼看绯雷知错般的低下头,雨瑶赶紧打铁趁热的补道:「你要知道,这种事
情必须要是跟喜欢的人,而且她也喜欢你并同意才可以做的,要是没有前面那些
条件,那么这种事就叫做强奸!强奸是要下地狱的!还会被撒旦的小鬼把你那里
切掉做成碎肉酱喂给你吃!然后每天你那里都会再长出来!再被切掉!再喂给你
吃……」

  虽然很想告诉雨瑶地狱跟撒旦不是同一国的,但仔细想了想,绯雷还是决定
打消这个不明智的想法……

  眼看绯雷头已经低到不能再低,雨瑶满意的摸了摸绯雷的头:「唉唉……知
错能改,善莫大焉!既然你已经认清了自己的错误,而又没有犯下无可挽回的错
误,明天你就去跟小雅道歉吧!还有要记得……」

  「可是!」

  「呃……?」话突然被打断,雨瑶不解的望向绯雷,却发现他不知何时已是
抬起了头直视着自己,皱着眉头说道:「可是我很喜欢姊姊!而姊姊她也说过很
喜欢我啊!那我们不就可以……」

  眼看绯雷就要说出那个禁忌的字眼,雨瑶尖叫一声摀住了他的嘴,有些失去
耐心的急道:「问题是小雅和你是姊弟啊!」

  「是姊弟又有什么关系!」

  「是姊弟的话,结婚生小孩会生下畸形儿!」眼看从道德方面无处下口,雨
瑶乾脆搬出了科学,没想效果却是出奇的好,绯雷整个人像是失了魂般的软倒在
地,双眼空洞无神的望着天花板。

  「小雷……你也别这样失魂落魄的了,天下又不是只有小雅是女人,你总有
一天会找到自己喜欢的人的!」打一棒赏一糖,眼看打击够了雨瑶赶忙实施安抚
策略,她可不想小雷想不开闹出什么事……

  「喜欢的人……可是,我只喜欢姊姊……」听到绯雷近乎无意识的呢喃,雨
瑶一边在心下哀叹着这小鬼恋姊情节之重,一边开玩笑的道:「你这是什么话?
难道你不喜欢我吗?你这……呃……」

  望见绯雷凝视着自己的目光,雨瑶突然发现,自己刚刚犯下了件不可饶恕的
失误……

  「我当然喜欢小雨姊……小雨姊喜欢……我吗?」手指轻柔的抚着绯红的发
丝,绯雷突然整个人逼近了雨瑶将她困在了怀里,凑近了脸轻吐着气道。

  「我……我……小雷……」胀红着脸,雨瑶在这时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绯雅
的烦恼,她当然不讨厌绯雷,可以像对弟弟般的作弄他,可以像对哥哥般的享受
他的保护,可以像对父亲般的对他撒娇……雨瑶惊恐的发现到,面对绯雷凑的越
来越近的嘴唇,她居然没有一点抗拒的意愿……

  心不设防。

  「唔──!」唇被佔了住,雨瑶睁大了迷茫的双眼望着眼前的男子,勉强抓
回来的一些理智刚决定了要咬他还是踢下体,钻入口腔中的湿黏异物再一瞬间夺
去了她的所有思路。

  两人的舌头在彼此唇腔中不住交缠,交换吞嚥着唾液,直到雨瑶已是呼吸困
难绯雷方才放过了她:「和姊姊不同……这是,小雨姊的味道……」

  听到这样子露骨的话语,雨瑶整张俏脸顿时胀红,想动手打他却发现不知何
时,她的双臂已是无力的遶在绯雷脖子上……

  「呀──你……小雷你等等……唔!」刚刚察觉到上衣被解开,雨瑶还不及
挣扎,绯雷的手已是穿过了内衣捏握住了胸罩下的软腻乳肉,两颗乳球全被男子
一手掌握住揉捏玩弄,雨瑶再无力思考其他,只能红着脸蛋无力的依偎在绯雷怀
里,纵容着他的轻薄。

  无力的将下巴靠在了绯雷肩上,娇喘着气的雨瑶突然发现了落在一旁的一本
书……

  ──男女交往一百招!

  烫金色的书名印入了眼帘,在书的封面上还另外有夸张的刺框围住的标语:

  「教你学会如何舌吻!」

  「亚当与夏娃间禁忌的神圣仪式!」

  (该……死……!)奋力推开了绯雷,雨瑶胀红着脸,一手无力的阻止正在
她半裸的身上四处游走、爱抚着的大手,艰难的指着那本书说:「小、小雷……
你……唔啊!你、你怎么会看那种书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那个是……」绯雷显然也在极力克制着自己,只是方向和雨瑶不大一样:
「那个是小雨姊你上次送我的圣诞礼物……」

  「疑!?」雨瑶吃惊的一顿,就是这一分神,她身上仅存的件小内裤也被绯
雷粗暴的扯了下来扔到一旁。

  (哈哈哈……我们的小雷也该开始进入这神秘的领域啰!)

  (我、我才不会看这种书!)

  (小雨……你别捉弄他啦。)

  (有什么关系啊!还是……小雅你想肥水不落外人田,自己先把小雷吃了?
哈哈……到时候可要记得分我一杯羹啊!)

  (小雨!!!)

  (靠……靠!)雨瑶褪红着脸蛋儿依偎在绯雷身上,心理却是不断的骂着脏
话……

  「啊!小雷你……你等一下!呀……」抓进肩膀的指甲让绯雷即时停下了动
作,双眼发红的望像身下的雨瑶……雪白赤裸的娇躯无力抗拒的被他压在身下,
白藕般的腻臂攀抱在他上身,细滑白晢的大腿已是无力的被分开,绯雷昂阳的肉
棒前端三分之一已是插进了雨瑶那未经人事的幽径。

  「怎么了?小雨姊……?」看到绯雷冒着冷汗强忍着插入的冲动,雨瑶几乎
险些要说出「没关系,你动吧!」这句言情小说中的狗血段子,但是……就算自
己不在意失身给他,也不该是在今天!

  在最后一刻想起自己今天来的主要任务,雨瑶连忙道:「我……我今天不可
以!我……对了!我那个来了!不可以今天……」

  只说到一半她的唇已是被他的唇堵了住,绯雷轻笑着将她的手从耳边的发丝
上抓下,冒着冷汗的将胀痛到不行的肉棒,从她体内退了出去。

  「小雷……」一种说不清的複杂感觉涌上了心头,雨瑶看着绯雷默默的从她
身上起来,一丝丝感动在心中蔓延、发芽……

  直到一本书落在了她面前。

  那便是方才掉在一旁,她用来调侃绯雷的圣诞礼物,而这时那本书正翻在一
面上,斗大的标题写着:「口交的奥秘!」

  两手摀着自己小嘴的退到墙角,雨瑶颤抖着身子望着绯雷晃着那条恐怖的东
西朝自己逼近……

  「呀!」两手被轻而易举的扯开,绯雷一手托住了她的下巴凑上唇去,再度
给了她狠狠的一吻后,双手托起了雨瑶娇美的脸蛋,昂扬胀大的肉棒已是朝前抵
在了她的嫩唇上。

  「小雨姊……」不知是着了魔还是怎么样,雨瑶迷茫着双眼吐出了舌头在前
端舔了一下。

  (咸咸的……腥腥的……好噁心!可是……小雷的味道……)鼓着脸蛋生涩
的含住了肉棒,雨瑶脸蛋胀红着,一双美目却是直勾勾的盯着绯雷的脸。

  粗喘着气享受着身下熟悉的人的服侍,绯雷一挺腰将仍含着他下身的雨瑶抵
在了墙上,下身开始了狂风暴雨般的肆虐与挞伐,粗胀的肉棒不断擦过少女的唇
瓣,难以吞嚥的津液和肉棒顶端分泌的腥液从嘴角流出,不同於一开始的乾燥,
现在随着绯雷的每一下抽送,肉棒在雨瑶口中都会发出「噗哧」、「噗哧」淫靡
的抽送声响。

  雨瑶娇美的脸蛋已是红的不能再红,原本争一口气似的圆睁大眼也已羞的紧
紧闭上,直到感觉口中的肉棒竟又胀大了几分,这才惊慌的睁开了眼,扑闪闪的
直望着绯雷。

  「小雨姊……」绯雷最后几下抽送,随着肉棒完全深入了雨瑶口中,大量的
精液在雨瑶「呜呜」的呻吟声中全溅射在她的口腔内,再随着口水一起被嚥下了
肚。

  抽出了仍沾着雨瑶口水的肉棒,绯雷粗喘着气,和身下红着脸蛋的雨瑶互望
着,精液和口水沾混着一滴滴落在雨瑶的脸蛋、乳房、大腿上,两人却只是这样
静静的,凝视着彼此……

  ……

  「所以说……果然还是要跟小雷说清楚,要他别在想那种事,专心准备大学
联考……小雨!你有没有在听啊?」绯雅整个身子趴到了雨瑶身上,两只手分别
捏住了她两边脸蛋朝旁拉开……

  「啊──痛死了!笨雅你做什么啦!」一掌拍掉了绯雅恶作剧的手,雨瑶疼
的用手摀着脸蛋轻轻按着,眼看雨瑶是真的疼的连眼泪都流出来了,绯雅有些内
疚的捏着手低头道:「对不起啦……我只是看小雨你都不专心听我说话,有点生
气……我没想到你的嘴会受伤嘛……」

  嘴受伤……想到昨天发生的事,雨瑶整张脸蛋顿时又刷的通红,其实也不算
受伤,只是感觉有些痠麻难受,感觉更像是……

  运动过度。

  「总之──我想过了,就算退一百步讲,我是他亲姊姊这也就注定不行了,
我才不要生下一个畸形儿小孩!」

  「啊……是啊、嗯……」经过了昨天的事后,她已经完全没有立场去告诉小
雅做什么了,只能像现在这样一句句机械式的附和。

  「那么就这样说定啰~~我……」绯雅的话声就像被掐断般的嘎然而止,这
是在绯雅的家里,绯雅和雨瑶都穿着睡衣待在房里的床上,那么现在响起的敲门
声……

  「是小雷!快点!快把我藏起来!」雨瑶像是被夹到尾巴的猫一般惊吓的跳
了起来,眼看雨瑶如此紧张,绯雅也跟着忘了问雨瑶为什么会如此怕绯雷,跟着
手忙脚乱的找起了藏身处。

  最后,总算是赶在绯雷破门而入前把雨瑶塞进了衣橱内,看着绯雷狐疑的眼
神,绯雅心虚的捏着睡衣袖子说:「小雷……这么晚了,有什么事吗?」

  「刚刚……你好像在跟人说话?」

  「啊……那个,我是在和助教通电话!所以才会拖这么久……」

  「可是怎么好像有小雨姊的声音?」

  「唔!那个……我、我先跟助教通电话,然后小雨打来,我才在跟她……跟
她……」

  望着绯雷从口袋里掏出的她遗落在客厅的手机,绯雅小脸登时胀红着说不出
话来。

  「呵……姊姊你永远学不会说谎……这也是你可爱的地方。」把手机塞在绯
雅手中,绯雷轻笑一声将她整个人拦腰抱起,走进了房间内轻柔的抱回床上。

  (传说中的公主抱……这小鬼还真会搞浪漫。)躲在衣橱内窥视着两人发展
的雨瑶随手从口袋里掏出了早上刚买的棉花糖,有一口没一口的吃了起来……

  「哪有弟弟说姊姊可爱的道理!我不准你说我可爱!」直到被抱回床上方才
慢半拍抗议的绯雅,双手搥打着绯雷的胸膛故做生气道。

  「那么……你好美。」房间内的气氛突然急转朝粉色方向发展,眼看着绯雷
越凑越近的唇,绯雅胀红着脸蛋无力的推拒着,口里细声的嚷着:「小雷……不
可以,我是你姊姊……会、会有畸形儿宝宝……」

  「只要不怀孕就可以了……」

  「疑?」

  看着绯雅满是惊讶的娇脸,绯雷再忍不住的轻啄了下她的唇瓣,在绯雅气急
的打他头前续道:「有很多方法可以避免怀孕的……像是挑安全期做爱,或是戴
套子、吃药,甚至不射在里面就可以了。」

  「不射在里面?」

  「是啊……就像这样子……」躲在衣橱里的雨瑶已是再吃不下棉花糖了,手
里的兔子状棉花糖已给她扭成了麻花状,眼看着绯雅任由着绯雷将她的上衣解开
捏揉起了那两团雪腻,再脱去了自己下身的裤子,肉棒怒胀着的直指绯雅,而从
头到尾,绯雅最激烈的反应就是用双手摀住眼睛,小嘴叫着:「变态!小雷是变
态……」

  然后被绯雷吻住一顿舌吻。

  (早该知道小雅的话不能信的……)眼看着绯雅用她的两只小手轻托住了自
己的乳房,将绯雷的肉棒夹住后开始生涩的上下托动,躲在衣橱内的雨瑶不知为
何身体却是感到了一阵阵发软、变热,昨天自己鼓着脸蛋吞吐小雷肉棒的画面,
也不断的和眼前绯雅的乳交重叠……

  「姊姊的胸部真大……被干的时候晃的好大呢。」绯雷大手张开按在绯雅的
乳房上,手指不住的在淡粉色的乳晕上打转、碰触,在雪腻销魂的乳沟中挞伐的
肉棒也越发变得巨大,每一下抽送都抵到了绯雅的下巴,在上头留下了一丝丝腥
黏的泌液。

  「你、你以前不是还常常说我是洗衣板、飞机场?现在才说这种话……」绯
雅胀红着小脸看着绯雷的肉棒在自己胸前忽近忽远的,小巧的下巴上更是一阵黏
湿,在这之前只在浴室内被绯雷偷袭得逞抓捏过一次的雪腻双乳,此刻却是放荡
的夹着男人的生殖器被恣意干着……

  她已是全然遗忘了房间里还有第三个人。

  「呵……姊姊你也常常笑我是小蚯蚓不是吗?现在感觉怎么样?被长大了的
小蚯蚓按在床上干……」眼看绯雅双颊红的像要滴出血似的羞媚模样,绯雷再没
其他心神去调笑她,艰难的嚥了一口口水,双手捧起了绯雅蓄着泪的迷茫娇颜使
她面对着自己胸前,下身巨幅的摆动竟是将肉棒顶端一下下的撞击在绯雅的嫩唇
上。

  「呀!小、小雷?我的嘴……唔……讨厌!好脏……」小嘴不断的被龟头碰
触,绯雅无力的摇着小脑袋想躲开,却又哪里避的过?在绯雷调笑的目光下羞红
了小脸的闭上美目,但如此一来传到唇上的湿热触感,却是更清晰了。

  「啪!」、「啪!」、「啪!」随着清晰的响音,床上绯雅的双乳被干的不
住跳动,两团雪腻上嫣红的突起更是被骑在她身上的男子用手指捏住把玩,娇媚
的喘息从不断被肉棒轻撞的小嘴中吟出,和绯雷粗重的喘息相映衬着……

  「射了!射了!我要全射在姊姊脸上!」

  「疑!疑疑?又是脸──?」绯雅还没来得及抗议,骑在她身上的绯雷已是
抓捏住了她胸前两团雪腻,肉棒在软美的乳沟中狠狠抽送几下后,对准的绯雅精
致的小脸射出了大量精液,白色的黏稠精液不断的溅打在绯雅的小巧漂亮的五官
上,秀气的细眉、小巧的琼鼻、细喘着气的小嘴和凌乱批散的发丝上全沾染上了
男人的腥液。

  将半软的肉棒在绯雅软腻的双乳上擦拭着,绯雷调整着呼吸笑道:「这样就
不会怀孕了……对吧?」

  「可是好脏喔……」小手胡乱的擦拭着脸上的精液却反而弄得整张脸蛋和双
手上全都是,绯雅苦着小脸埋怨着。

  「那么……如果姊姊不喜欢颜射的话,还有另一种不需要清理的……」绯雷
的双眼再度变得深沉,经过一阵子休息已再度回复精神的肉棒,轻晃着直指绯雅
满是精液的小脸,跟着在她圆睁着大眼的注视下,肉棒已是再度触在了她的嫩唇
上。

  「来……姊姊,亲亲他……」绯雷低沉的嗓音中有着一种蛊惑人的意图……
但对於跟他最亲密的姊姊似乎没用。

  「我才不要!脏死了!我……唔!」绯雅刚刚抗议出声小嘴却随即被肉棒趁
虚而入堵了住,大意下含进了男人肉棒的她接连试了几次想要吐出,却都被绯雷
坏笑着重新塞进小嘴内,最后只能无奈的鼓着小嘴任由绯雷在她的小嘴里恣意挞
伐。

  「咕……呜咕……小、小雷……唔!咕呜……」娇喘着被干着小嘴,绯雅红
通着小脸,一双大眼水汪汪的望着上方看着她的绯雷:「姊姊的胸部……姊姊的
嘴……姊姊的脚……姊姊的脸、身体,全都是我的……我的!我要让姊姊全身都
被射满我的精液,全部!」

  (这个变态……大变态!)眼看着绯雅已是被绯雷奸淫的完全失去了反抗意
志(或者说是一开始就没有?),雨瑶胀红着小脸终於下定了决心,一脚狠狠踢
开了衣橱门跳了出来:「小雷你……你还不快住手!」

  「小、小雨……?」已经是半失神状态的绯雅迷迷糊糊的吐出了肉棒,水眸
迷茫着望像雨瑶。

  「你!笨雅快给我进去洗乾净!」一看到绯雅那满是精液的脸蛋她心里就有
气,连拉带扯的将绯雅扔进了浴室内,雨瑶胀红着脸转向绯雷,却给吓得整个人
跳了起来──不知何时,浑身赤裸的绯雷已是紧贴在她身后,将她整个人逼在了
墙角。

  「小雷……你……」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,雨瑶的话也变得娇软无力,眼睁
睁的看着绯雷的脸越来越逼近,她却只能胀红着脸不知所措。

  「小雨姊终於肯出来了吗……」

  「疑!?」惊睁大了眼,雨瑶无力的后靠在木板墙上,小脸猛摇着想躲开绯
雷沉重的气息。

  「原本还想等姊姊睡了……在把小雨姊抱出来好好疼爱,没想到却是小雨姊
先等不及了……」

  「你……死小鬼你胡说什、什么?唔啊……!」雨瑶圆睁着大眼看着绯雷轻
而易举的光用一手就将她的双手按在了头上方,另一手则是慢条斯理的一个个解
开她胸前釦子。

  浴室内响起了水龙头的放水声,房间内被绯雷困在墙边的雨瑶也已被剥的精
光,睡衣凌乱的落在性感的足裸边,雨瑶却完全没力气和精神去捡……

  「感觉如何……?小雨姊就快要被你口中的死小鬼强奸啰……」轻笑着移开
嘴唇,看着险先被他吻的晕去的雨瑶绯雷调笑道。

  「你再欺负我……我、我就去跟小雅告状!」双手软软的搭在绯雷肩上无力
喘息着,雨瑶生气的在绯雷胸膛上咬了一口,受到如此刺激绯雷再忍不住,双手
抱起了雨瑶让她坐在自己腿上,轻颤着的裸白娇躯被禁锢在他和墙壁之间无处可
逃,手指探下轻轻分开了幽处,在雨瑶惊怕的目光下,绯雷粗喘着将肉棒抵在了
花瓣上。

  「你是我的了……」轻柔的宣言,绯雷腰狠的一下挺进,粗胀的肉棒霎时刺
穿了雨瑶的处女膜干到了深处!

  「我……你……小雷!雅……啊呀──」泪水口水失控的流出,雨瑶腻白的
双臂紧紧搂住了绯雷的后颈,无力的承受着冲击,软腻的双乳挤压在绯雷的胸膛
上随着上下律动不住晃样,细白的双腿也早已无意识的盘在绯雷腰上。

  小雷……这个第一次见面就被她压在地上当马骑,被逼着帮她写作业……好
几年来一直纵容着她恶作剧的弟弟……

  (这下子真是连本带利的全给他讨回了……)红通的娇媚脸蛋留下了两行泪
水,娇喘着的小嘴再一次被封了住,雨瑶迷茫的睁着大眼看着眼前吻着自己的男
人有些不甘的想着……随即便被体内的动作撞的心神俱散再无法思考。

  「小雨姊!小雨姊──」低吼着加快了抽插,紧抱住怀里销魂的美丽娇躯,
绯雷一手紧环住雨瑶纤细的腰身,另一手抓在乳球上大力捏挤,下身最后狠狠的
抽送了几下后,猛的一挺腰干进了雨瑶体内最深处──

  「小……雷──我、我不能呼吸了……你!不要……好怪!好奇怪……呀啊
啊──」雨瑶惊怕的不住娇喊,美丽的娇躯不住颤抖,体内陌生的快感让她在霎
那失了魂般,只能无力的接受绯雷不断射在她体内的滚烫精液所带来的刺激。

  「好多……好烫……啊……」身体完全软摊在了绯雷身上,雨瑶只觉自己现
在连根手指都动不了了……再看看一脸满足的绯雷,她红通着脸恨恨的啐道:
「便宜你了!」

  「小雨姊真是太棒了……」听到这句露骨又相当桃色的赞美,雨瑶顿时又红
到了脖子,把脸埋进了绯雷怀里,却没想绯雷竟是突然站了起来将她的身子转面
向外,自己从后头抱住了她!

  「小、小雷!?你做什么?」双手无力的朝后抓在绯雷肩上,雨瑶惊慌的失
声问着,却发现体内费了自己好大的劲才弄软的肉棒竟又开始缓缓的胀大,而不
仅如此,从身后抱着她的绯雷竟还边干着她边一步步走向……浴室!?

  「不!不要……笨小雷死小雷!你快给老娘下来!你……啊呀……不!不要
动──」无力抗拒的雨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浴室的门越来越近,放水的声响越来
越大……她甚至都能听到浴室内绯雅的哼歌声了。

  绯雅正在浴缸中泡着澡,脸蛋上的精液已经全清理乾净了,不过一想到等等
要出去就一阵心慌……

  (自己居然在小雨面前做出了那么羞人的事……怎么办怎么办!我没脸见她
了啦……)一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绯雅脸上又是一阵发烫,心下也不禁埋怨起了
绯雷,只是一想到现在房间里小雷不知道被小雨教训成什么样了,心下却又是一
阵担心。

  「喀啦──」浴室门开的声响将心里七上八下的绯雅拉回神来,刚一转头小
嘴却是吃惊的张大:「小雨?你怎么……小雷!你快放下小雨……把你那坏东西
拔出来啦!」

  七手八脚的把娇喘着气的小雨从绯雷跨下「救」出,刚刚把雨瑶放到浴缸里
躺着的绯雅却没注意到,摊在水里的雨瑶正胀红着脸的看着她身后的绯雷……

  「我记得……姊姊你跟小雨姊的经期是一样的……」绯雷低沉的嗓音在浴室
内响起一阵阵回音,刚刚安置完雨瑶的绯雅身子骤然僵住,颤抖着说:「小、小
雷,你把你那个东西……收回去……啦……」

  将肉棒从后抵在绯雅私密处前的绯雷却不理她,只是继续说下去:「刚刚小
雨姊有跟我说了……她今天是安全期,所以……」

  随着男人的话落,绯雅双眼骤然圆睁,小嘴叫道:「小、小雷?不要……啊
啊──痛──好痛!」

  绯雷静静的站在她身后,双手托着娇美的雪臀,肉棒已是齐根没入……一滴
滴处女鲜血沿着大腿滑落,滴答声诉说着一名少女变成少妇的经过。

  将颤抖着身子的绯雅抱起转向自己,绯雷通红着双眼将她放在了雨瑶身边,
竟就这么在她体内动作了起来:「我侵犯你了……你是我的了!姊姊!」

  「小、小雷……你、我要罚你三天不准……不准吃晚饭……啊……小雨?不
要!你不要看……」在挚友面前被侵犯让绯雅羞到了极点,通红的脸下意识的埋
进了绯雷怀里,羞媚的承受着奸淫。

  「我说小雅……你要吓他也拿点更有魄力的事来吧?上次我偷吃你的零食你
就是罚我三天不准吃晚饭的……」无力的摊在一旁看着这场乱伦淫戏的雨瑶,有
些无奈的抗议着。

  「可是……可是……」可是了半天也想不出其他教训的法子,绯雅迷茫的睁
着泪眼望着骑在自己身上不断摆动腰身的绯雷:「我会心疼的……」

  「他、他都把你欺负成这样了,你还帮他说话!笨雅!大笨……唔唔!」尖
叫到却被绯雷用嘴堵了住,雨瑶只能通红着脸在心底骂着:(一边干小雅一边亲
我……小雷这个变态……大变态!)

  蒸气奔腾的浴室内,少女娇美的喘息越发急促,雪白的身子也染上了了淡淡
的粉色,随着骑在她身上的男子低吼一声,最后的几下抽送,在多次射精后仍相
当多的精液全射在了少女的体内……浑身无力的绯雅虚软的摊在绯雷身上,瞇着
双眼不住细喘着。

  三人世界,不设防,彼此间原本就比爱人还要更亲近的心,失了戒备,也没
了束缚……

Leave a Repl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