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几许风雨】

  「高先生,来,我扶你到书房睡觉。」二女儿玉梅一面说一面颤。   我一看,知道她也醉了。于是,我扶她,她扶我,摇摇摆摆,就像是难兄难 妹一样,幌进书房里去,就这样双双往床上倒。这时候,玉梅马上要挣扎起来, 我忙道:   「玉梅小姐,俗谓:『醇酒美人。』现今我醉了,你能陪我睡吗?」   王梅羞红了脸道:「不行,我要去睡觉啦!」   这时,她的脸像一只熟透的苹果,使我全身兴奋不已。也许是酒精作怪吧, 我有些忍耐不住,忙将她往怀里一带。
Read more »

【迷失拼图】

  她按着我的手将西装套裙往上抓到大腿上。我蹲下,仔细观察,接着微弱的 朦胧灯光,我看到她的阴毛明显是经过人工修饰的,还有她的阴唇也相当的肥厚 饱满,颜色相当诱人。   张茵呻吟着说:“记得吗?这是你帮我修剪的……”   这是我做的吗?我现在无暇回忆这个。我将唇压了上去,在阴部、阴唇四周 游移。张茵阴部的汁液如同花蜜般的涌溢而出。我不知道我以前是否有过这样的 经验,虽然已经有和雅诗的性交经验,但现在是在酒吧中的卫生间里吸吮着陌生 女人的阴户,夹杂着变态的快感更加强烈了。
Read more »

【最华丽的复仇】

 在医院的深切治疗病房之中,我冷冷地坐在床边,望着眼前那意识不明的植 物人,缓缓道:「陈兄,你知道吗?君怡终于都怀孕了。不过孩子的爸爸当然不 会是你这活死人。你猜猜会是谁?不错,你真聪明,孩子的爸爸正是我,君怡跟 了我也好一段日子了,也不枉我晚晚操她,才一个月不到就已经中奖了。
Read more »

【青樱】

 她站在桃树下,背影窈窕恬静,语调却哀怨。我再也忍不住,从后面抱住了 她,把一个娇小的身躯揽在怀里。青樱的身体有些颤抖,转过头来看我的脸。我 吻下去,狼一样吮吸她柔嫩的嘴唇,我的防线崩溃了,头脑一片空白,除了她的 鲜活湿润,什么都想不起来,也不愿意想……
Read more »

【十景缎】第十一卷(完)

 这话一说完,小慕容身子一颤,那莫名的快感再次袭来,又令她真气涣散,五指一松,短剑只略触那人衣衫,已然脱手落地。   那人竖起右手食指,指尖轻轻触摸小慕容的左耳垂,轻声说道:“好嫩的耳朵,真是美妙极了。小慕容,你斗不过我的!”   手指沿她脸颊滑落,经过下巴、颈子,在她乳沟处轻拂了几下,便探向左乳的乳头,嘻嘻怪笑。   小慕容羞愤难当,偏偏在他言语之下,反觉欲火中烧,娇躯火热,听到这时,已然无法自制,唔唔嗯嗯地呻吟了起来。她力图镇静,忍住羞耻之情,低声道:“你……唔唔……你是谁?”   她尽力问出这最简短的句子,生怕多开一次口,便多了几声示弱的娇喘。
Read more »

【十景缎】第十卷

  龙椅旁的女子,便是琼妃,三女之中,唯有她浑身赤裸,一身柔嫩雪肤暴露无遗,蜜穴正遭受龙驭清手指戳弄,淫水溢留股间,羞耻地呻吟着。她原是景泰的宠妃,此时皇帝失踪,她落在龙驭清手里,早就害怕不已,任凭龙驭清玩弄,哪敢反抗?   对于文渊的闯入,龙驭清仿佛视若无睹,手指抽离琼妃的私处,去摸她的一双嫩乳。琼妃含泪挺胸,虽然羞愧,但身为妃子的本分,却使她动作自然地曲意顺从。龙驭清捏了捏乳,突然转望殿中的紫缘,目光炯炯。紫缘轻握文渊手掌,正视回去,既无窘色,也无惧意。龙驭清暗哼一声,心道:“这丫头还是这么傲!”
Read more 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