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十景缎】第九卷

  不过光是用摸的,自然不足以纾解文渊的欲念,手中揉捏师妹胸脯的同时,玉茎已朝那湿答答的牝户发进。文渊吸了口气,轻声说道:“师妹,我要去了。”   华瑄喘息之余,回头盼望,平时灵动的大眼睛已呈朦胧,青丝披散,腮染朱红,虽然还没回答,却也是心照不宣了。其实就算华瑄想不答应,文渊也不可能半途而废,当下向前一挺,腰间骤施突袭,将阳具往她的蜜穴里插了进去。   “嗯……呀!”   本来华瑄正勉强地往后望,一下子就甩了回去,有点痉挛似地抖了一下,发出了悦耳的呻吟声。那声音的确十分甜美,犹如久旱逢甘霖的舒叹。
Read more »

【十景缎】第八卷

  小慕容稍稍一惊,一只手掌已摸到了她股间秘境,是从身后而来,掌跟在她潮湿的阴唇上磨蹭,略屈的手指也正以指甲搔动周遭的嫩肉。   “嗯、嗯!”   这突袭令小慕容的胴体掀起不小的波动,抚弄秦盼影的手法明显缓了。她勉强回头,看见呼延凤的脸庞近在咫尺,神情似笑非笑,身上衣衫褪尽,一双雪白的丰乳贴在自己背上,因身体摆动而微微晃荡。
Read more »

【十景缎】第七卷

  低微的娇声口齿不清地从两人唇间漏了出来。姐妹两人的唇舌,同样的湿润温软,如带馨香,文渊接连品尝,不由得如痴如醉,心弦一乱,双手不由主地轻轻抚摸着两女的后腰。柳涵碧、柳蕴青第一次接受男人的爱抚,虽然隔着衣衫,文渊也只是不经意地轻抚,但是那种感受,毕竟与姐妹两人探索琢磨时的动作大不相同,霎时之间,好似有一股热流从腰上急窜而至。
Read more »

【十景缎】第六卷

颜铁盯着华瑄,道:“全部脱掉。”   华瑄咬着下唇,脸颊火红,羞得难以动作,勉强除却了外衣,上身留下一件蓝缎肚兜,双肩胜雪,臂如润玉,未曾尽显身材,已然美得不容瞬目。颜铁微微点头,只因隔着面具,不知他神情如何。   在华瑄想来,反击的唯一机会,便是趁颜铁放开紫缘,前来对己轻慢之时。可是虽说如此,要她在文渊之外的男子面前宽衣解带,终究太过羞人,僵硬地脱去裙子之后,白嫩的双腿几无掩蔽,全身仅存肚兜鞋袜,脱到这里,华瑄脸上红如丹枫,低头噙泪,羞得再也不能动手。
Read more »

【十景缎】第五卷

 随着华瑄的手臂移动,长裙慢慢撩起,那双精致如细瓷的美腿也一分分展露在文渊眼前。在月光轻临之下,丰润而柔嫩的大腿更加晶莹剔透,几与月色相融为一,美得惑人之极。文渊不觉发出赞叹之声,柔声道:“好美啊。”   短短一句话,华瑄已然芳心大喜,羞赧之色溢于言表,更是娇艳绝伦。文渊伸出手掌,抚摸着华瑄双腿柔肤,由外而内,缓缓揉动,到了下身仅有的衣裤之上,轻轻压按一下,登时有些湿湿凉凉的。华瑄大羞,颤抖着喘了口气,含糊地道:“那么快……已经……已经湿了啊?”
Read more »

【十景缎】第四卷

  慕容修笑道:“怎么不站起来?我没用上多少内劲,你也还能动才是,何必跪在这儿?”   蓝灵玉羞愤不堪,勉强地站了起来,然而双腿无力,不住颤抖,眼见随时便会倒下。慕容修冷笑几声,轻轻抚摸蓝灵玉的脸颊,另一只手则伸进了她的衣襟之中,肆意揉动两个丰盈的乳房。   蓝灵玉无力反抗,羞耻之余,更是惊骇,急忙叫道:“不要!”   两人身在巾帼庄后院中,随时可能有人走过,蓝灵玉极力挣扎,却也只能扭摆着身子,哪里收得到成效?   慕容修笑道:“怎么?怕给人看见么?光天化日之下,蓝三庄主赤身裸体地在院子里发浪,岂不美哉?”   蓝灵玉羞得几乎要流下泪来,只得出声哀求道:“拜托不要……要是……要是被看到了,我……我……”   慕容修置之不理,一把扯开蓝灵玉衣襟,拉下贴身兜衣,露出半边雪白的胸脯,阳光照射之下,更是白得耀眼,绮丽动人。
Read more »